何为三髓公案|无相何在日常断舍离,扔掉你的100件物品

苏菲玛索:为保护孩子可变成“母狼”咬人|苏菲·玛索

有气质的女人的特征,你中了几条?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无明,是怎样产生的?

苏菲·玛索:我无法准确计算和他们多少时间,他们出去上学时我可能会工作,但每天每天早晨,每个夜晚得都会和他们在一起。

解说:苏菲·玛索扮演过很多母亲的形象,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生活的影子。

2009年第一季度的法国电影票房冠军《母女情深》让苏菲·玛索以37%的得票率成为最受法国观众喜爱的女演员。在《母女情深》中扮演一位掌控不了家中局面的母亲,这让她有机会通过银幕表达一些私人感受,爱、婚姻、孩子,对生活的不确定与深深的怀疑。承认和青少年的世界的碰撞,母亲与女儿之间的爱与隔阂,是代沟还是因为父母离异,让家庭的关系不再简单。在一系列的暴笑或者令人愤怒的事情过后,母女之间的关系会走向哪里?在苏菲·玛索扮演的众多角色当中,她觉得这一个母亲是与自己最接近。

许戈辉:呃,这对于我来说也很惊奇,因为我听过太多在娱乐行业工作的母亲,说她们不是好妈妈,因为她们并未花太多时间和孩子们在一起。

苏菲·玛索:不,我不想有遗憾,因为一旦他们成年,这些都结束了,你什么也不能做。所以在0岁到20岁期间我在他们身边照顾他们。

解说:2001年苏菲·玛索与祖拉斯基友好分手,和美国制片人吉姆·莱姆利坠入爱河,第二年他们的女儿朱丽叶特出生了。有儿有女苏菲·玛索仿佛还不满足,她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她恨不得生20个孩子。

苏菲·玛索:当你有孩子时,这是新的事,是你不知道从何开始的事。老实说,这不是说不不不,我永远不试,因为我不知道我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母亲。当我怀孕时,我想我会是个好母亲吗?我不知道,那么我曾经有满腹的好想法,但我不确定,然而关键是不要害怕努力工作,扪心自问贡献于人,我真的这么觉得。

许戈辉:今年是中法建交五十周年,事实上法国的文化艺术对于整个世界都产生着巨大的影响。法国女人的优雅与时尚更是另世界心仪神往,那么苏菲·玛索这个人们心目中女神级的人物,女人中的女人对于类似像穿衣、化妆、饮食、减肥等等女孩子会特别着迷、特别关注的话题,又有着怎样属于她自己的见解呢?

苏菲·玛索:中国人说“相由心生”,法国也有一句相似的谚语,你四十岁的面容就是你灵魂的样子。苏菲·玛索很少化浓妆,很多时候甚至连唇膏都不需要,眼角的鱼尾纹她也不愿掩饰。据说当她在拍摄时尚大片的时候曾经特意指着眼睛旁边的细纹告诉美术编辑请不要修掉我的皱纹,这样就可以了。当被问到原因时,她的回答是我是演员又不是蜡像馆的娃娃,就是这样四十多岁之后,苏菲·玛索又被一个化妆品大牌看中,担任护肤品的代言人。苏菲·玛索并不是一直这么淡定,若干年前,当她在监视器里发现自己脸上的细纹被挑剔的镜头捕捉放大之后,自己也吓了一大跳。今天的从容是她与岁月和解的产物,苏菲·玛索说我在意的是我自己,我希望自己健康,自己拥有好的皮肤,希望尽可能优雅的变老,我希望一切顺其自然。

许戈辉:你锻炼吗?你是如何保持身材的?你知道有多少中国女孩想减肥及她们多渴望苗条吗?

苏菲·玛索:但她们不需要,我在这里没看到胖女人,我的意思是,减肥是所有人的工作,对我来说减肥关于健康甚于美观。你若感觉你健康你就很好,你感觉好看起来就好,瘦成皮包骨但不健康你会看起来很差劲和悲哀。我希望我的老年生活平静而开心,所以我要照顾自己,但不是审美方面,而是吃的好,体育锻炼。

解说:她说自己想成为一只猫,拥有它们的灵活和柔韧,她是个健康的女人,这一点生活在巴黎17区的人们可以见证,因为他们经常会看到一个穿着运动服跑步的窈窕女人。

许戈辉:你做什么运动?

苏菲·玛索:在我有时间时无论大脑想到什么都行,有时是游泳,有时是瑜伽,我想放松和好的呼吸也是,这也是体育运动。如何吃好不要吃那些薯条之类,那些对健康有害。

许戈辉:那么你有严格的食谱?

苏菲·玛索:对,我也想要孩子们有严格的食谱,因为我不想他们30岁时就老去及生病,不想。

解说:苏菲·玛索说,年龄带给她最大的益处在于我活得更向我自己了。实际上在20岁的时候,苏菲·玛索与自己的身体相处的极差,那时的她既不接受自己的乳房,也不接受自己的身材。她说女人总是试图做到完美,其实有瑕疵的人容易吸引别人。然而这些道理也是多年的沉淀之后才会慢慢懂得的。

许戈辉:在苏菲·玛索的自传体小说《说谎的女人》当中有这样一段话,我怕当女人,因为我就是女人,我愿当雍容华贵的皇后,我愿自己大智大慧,我要抽烟又要气味好闻,总之,我愿做个俗人,却又不让人觉得俗气。和她相伴18年的爱人波兰导演安德烈·祖拉斯基对苏菲的评价是她是一位独立的女性。直到现在苏菲·玛索依然在为事业和家庭忙个不停,她说自己是个闲不住的人,喜欢体验新挑战,最好是能新鲜的吓人一跳,太安逸的生活会把她底创造力磨没了,也会让她自己找不到自我。她说过,每个角色都是我的一部分我塑造了这些角色,它们也一点一滴的塑造了现在的我。如果说,采访之前,我们欣赏的是苏菲·玛索像女神一般的外表和气质,那么采访结束之后我更被打动的则是她的内心,她那个永远住着小女孩的内心。这颗心充满了对世界的好奇与渴望,也充满对探索这个世界的勇气,她从来不满于世界给她提供的现成答案,而是不断地用发问来安顿自己的灵魂。

解说:2002年的电影《对我说爱》是苏菲·玛索的导演处女作,这部电影具有半自传性质。一对老夫少妻从冷战到离婚,离婚又互相思念,但最终不再见面。影片当中女主角与孩子们之间的相处仿佛就是苏菲·玛索自己的生活。苏菲·玛索说岁月让她改变许多,唯独有两条始终不移,那就是对自己的要求和对工作的热忱。

苏菲·玛索:我一直很尽力,这就是我能说的,一切并不完美,不,而是我尽力做到最好。

解说:电影往往能够涉及到很多题材,而那些关于女性的,关于女性一直以来社会地位的题材,能真正触动到苏菲·玛索的心。

许戈辉:你知道有趣的是在中国,人们对于法国女人有某种印象,你告诉我是否对。中国人认为法国女人都很性感和浪漫?

苏菲·玛索:嗯,我不知道,分情况。

许戈辉:“性感”这类词在你的脑海中对你意味着什么?

苏菲·玛索:嗯,性感从字面意义意味着某件事在性方面有吸引力,我想性感对我们每个人都很个人,很难归类,我会说法国女人是好母亲好妻子,她们投身于家庭和孩子的教育,她们也很独立。

解说:2008年的电影《超级女特工》中,苏菲·玛索扮演五位女特工之首路易斯,其悲惨的经历颠覆了苏菲以往扮演过的所有浪漫角色。在纳粹手中路易斯遭受了残酷的逼供,并施以各种可怕刑罚而苏菲的表演极具层次感,将角色在绝望中藏着信念的内心世界演绎的丝丝入扣。网友评论说这绝不是一部哭诉痛楚的影片,苏菲·玛索自己说我扮演的角色很懂的自我控制,她从不表露自己内心的柔弱,我自己也是喜欢承担自己的人,我喜欢告诉人们,你可以信赖我。

2009年苏菲·玛索与意大利明星莫妮卡·贝鲁奇主演的电影《不要回头》,讲述了一位女作家的故事,她过着相夫教子的平淡生活,一天女作家在母亲家中看到一个意大利女人的照片,竟在不知不觉中将自己化身为她。这部电影其实是在说女性的自我身份认同的危机。苏菲·玛索认为《不要回头》最有价值的是对女性如何面对平淡婚姻的忠告。女人可以衰老,但一定要优雅到死,不能让婚姻将女人消磨地失去光泽。

许戈辉:是越来越多法国女性成为全职妈妈吗?

苏菲·玛索:还是更多人在工作呢,这个很难讲,其实两者都有,我所有的朋友都在工作中,她们是妈妈同时也在工作,有一份职业,所以她们可以兼任,我想我们能做得更好。我认为男人可以更多地帮助女人。

许戈辉:法国女人对于香水、化妆品时尚很疯狂,这种说法对吗?

苏菲·玛索:呃,对,这是个时尚之都,我们爱巴黎,但大多数的创造者是男人,所以想一下。

许戈辉:他们想取悦女人?

苏菲·玛索:嗯,我想他们首先取悦自己,对,但这些是女性的东西,男性身上的女性部分推动和帮助男人的女性气质,不觉得害羞很有趣,因为对我来讲女性气质意味着创造力。我们很有创造力,我们赋予生命我们装修家,让我们的丈夫英俊自豪,强大和有力,我们烹饪,这些是创造力。我想女人的女性气质是很有创造力的,男人身上也有很多女性气质,所以问题是找到你身上的女性气质,女人也可以很男子气概,强大有力量,对。

解说:苏菲·玛索说过她真正的愿望是希望人们有更加自然的人性化的价值标准,不要只用金钱来衡量一切,希望这个世界能树立起更注重精神内涵的价值观,孩子们不用单为了赚钱而去工作,也不用被迫去做他们理解不了的事情。她说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对社会做出一些贡献,哪怕这些贡献是微乎其微的。

责任编辑:何为三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