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三髓中考志愿填错了,家长引以为戒,别再踏进火坑为什么宁愿去好学校的普通班,也不愿去差一点学校的重点班?

杨秀清手握实权,为何斗不过“不务正业”的洪秀全?

高考志愿填报四建议:梯度 专业 就业 学费
志愿填得好 比高考本身更重要
2018西安中考志愿填报录取顺序及投档流程

在太平天国内部,权力关系十分复杂。主要权力都掌握在杨秀清手中。

定都天京后,洪秀全主要工作有两项:一是监督建造、装修天王府;二是享受后宫960名美女。

作为最高领导人,管理着与清朝对峙的半壁江山,洪秀全所从事的这两项工作,确实可以称得上“不务正业”。

表面上看起来,洪秀全十分享受这两项工作,其实,他的内心具有很多不满。

洪秀全一直在关注太平天国形势的发展,密切注意各路将领的动态。

洪秀全一直在等待机会,等待将杨秀清一招毙命的机会。

天父附身东王,天王高呼万岁

1856年6月,围困天京3年的清军江南大营,终于被太平军攻破。

太平天国上上下下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尤其是东王杨秀清,更是忘乎所以、得意忘形、想入非非。

杨秀清派人告诉洪秀全,天父下凡了,要求天王速速赶到东王府。

到了东王府,洪秀全看到杨秀清端坐在东王宝座上。

杨秀清命令洪秀全:看见天父,如何不下跪?

洪秀全跪下。

杨秀清说:你与东王都是我的儿子,为了打江山,你们劳苦功高。你是万岁,东王岂能是九千岁?

洪秀全大声回答:东王应该万岁。

“天父”杨秀清十分高兴,对洪秀全说:好了,我回上天了。

“天父”回天后,洪秀全回到天王府,虽然心中闷闷不乐,但是,面子上没有丝毫表现。

陈承瑢的密报,让天王洪秀全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

东王意欲篡位,北王血洗天京

太平天国在天京建都后,杨秀清极其看重陈承瑢,军国大事全部由陈承瑢上传下达。

东王命令陈承瑢到天王府去,要求洪秀全到东王府来。

陈承瑢借此机会,向天王洪秀全告密:东王企图杀死天王。

天王洪秀全担心自己被杀,派人将密诏分别送给北王韦昌辉、燕王秦日纲、以及翼王石达开,命令他们火速返回京城,剿杀东王杨秀清。

三王接到密召后,北王韦昌辉行动最为迅速。

北王韦昌辉亲率3000精锐部队,急行军赶到天京。1856年9月4日,半夜时分,在天京城外,韦昌辉与燕王秦日纲会合。

陈承瑢从城内打开城门,迎接韦昌辉、秦日纲军队进入城内。

在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韦昌辉与秦日纲率领军队,对东王府发动突然袭击。

东王杨秀清及其部下措手不及,伤亡惨重。

韦昌辉杀死东王杨秀清;东王府内上下人等被杀死4000多人。东王府血流成河。

北王韦昌辉大肆绞杀东王府余党,血洗南京城。

短短时间内,东王府相关将士以及百姓被杀死2万多人,血腥味充斥了南京城。

杨秀清手握实权,是太平天国实际上的最高统治者,为什么被“不务正业”的洪秀全派人彻底消灭了呢?

分析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杨秀清触犯众怒、树敌太多

杨秀清是一个很想干大事的人。干大事必须赏罚分明、赏罚有效。

清朝有一本书《贼情汇纂》,其中记载:

“其(杨秀清)法至严,凡有失利取败,违令私财,重则立斩,轻者责降,不敢徇情,略无姑息。有功亦破格升迁,赏不逾时,而桀骜不驯之徒,遂群焉俯首,甘心服役,至身临矢石而不惴,膏涂草野而无悔矣。”

严明的赏与罚,即能产生积极的鼓励效果,也会带来心生怨恨的消极后果,尤其在农民起义军中,这样的情况十分鲜明。

杨秀清实行惩罚基本上不分亲疏远近,即使是自己亲近的下属,也不能幸免。

杨秀清实行严厉的赏罚措施,不仅令绝大多数太平军将领,对杨秀清既尊敬又畏惧;就是连杨秀清最信任的部下,对杨秀清都是阳奉阴违、心藏毒怨!

陈宗扬就是典型的代表。

陈宗扬

陈宗扬从金田起义开始,就跟随杨秀清南征北战,一直打到天京,从来没有离开过杨秀清。

陈宗扬建立很多军功。

进入天京后,杨秀清册封陈宗扬为冬官丞相,直接隶属于杨秀清,是东王的嫡系下属,连日常起居都在东王府里。

太平天国规定:

“凡夫妻私犯天条者,男女皆斩。”

杨秀清规定:太平天国内的夫妻必须分居,否则夫妻双方全部斩首。

这一条肯定不公,因为杨秀清本人妻妾上千,却规定别人连正常的夫妻生活都不能过。

陈宗扬的老婆是太平军的女兵,两人偶尔在军营中见面。

年轻的夫妻互相思念,当然正常,即使有时候找机会过上夫妻生活,也能理解。

可是,东王府的保卫军首领陈宗扬,连正常生活的权力也被杨秀清剥夺了。

1854年3月2日凌晨,杨秀清亲自带领侍卫军,将陈宗扬的卧房门强行打开。

杨秀清将陈宗扬夫妻两人从被窝里拽起来,命令士兵将他们捆绑起来,带到十字街口绑到大树上示众。

午时三刻,杨秀清下令将陈宗扬夫妻双双斩首。

以斩杀陈宗扬夫妻为起点,杨秀清对太平军内部偷偷摸摸过夫妻生活的将士们,进行了一次大清洗。

大约366对太平军夫妻被杀害。

杨秀清的严苛军法,一方面震慑了太平军将士,另一方面也让太平军将士非常寒心。

很多将士,包括杨秀清身边的将士,对杨秀清表面敬畏,内心痛恨。

对杨秀清心生仇恨的将士们,都在等待机会报复杨秀清,都在寻找机会报仇雪恨。

可是,杨秀清根本没有提防这些人,因为他已经目中无人,他已经目空一切,他已经狂妄自大到了极点。

二、杨秀清狂妄自大、有恃无恐

太平天国打破清军的江南大营后,杨秀清依仗功劳,将太平天国的军权、政权与教权牢牢抓在手中。

实际上,杨秀清已经成为太平天国最有权力的统治者。

此时,杨秀清没有把洪秀全放在眼中,其他将领更不在话下。

杨秀清狂妄自大、有恃无恐、目中无人。

自认为威望极高、权势无边,杨秀清为所欲为。

一方面他对太平军中的任何一位将士,想骂就骂、想打就打;

另一方面他毫无顾忌地利用太平军将领为自己办事,对他们丝毫不加防备。

杨秀清对待陈承瑢,明明为自己埋下一个隐患,却一点没想到陈承瑢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陈承瑢

在太平天国内部,陈承瑢大约位居第八位。他善于谋略,获得杨秀清重用。

杨秀清总理国务,委任陈承瑢担当重任,负责将军国大事上传下达。

可是,陈承瑢对杨秀清的专横十分不满。

最著名的就是“燕王秦日纲牧马人事件”。在《金陵癸甲纪事略》一书中详细记载如下:

燕贼牧马某甲坐门前,见东贼同庚叔未起立。东贼叔怒,鞭某甲二百,送燕贼,未及问。又送付玉昆,意欲玉昆加杖。玉昆谓既鞭可勿杖,转相劝慰。东贼叔愈怒,推倒玉昆案,诉于东贼。东贼怒,使翼贼拘玉昆。玉昆闻而辞职。伪佐天侯陈承镕、伪燕王泰日纲闻之,亦相率辞职。东贼大怒,锁发北贼杖日纲一百,杖承镕二百,杖玉昆三百,某甲五马分尸。

大意是:燕王秦日纲的牧马人李甲坐在门前,看见杨秀清同年叔叔没有站起来。

杨秀清叔叔大怒,用鞭子打了李甲200下,然后,把李甲押送到燕王面前,秦日纲没有再次惩罚李甲。

杨秀清叔叔又把李甲押送到黄玉昆,想要黄玉昆杖责李甲。

黄玉昆劝慰杨秀清叔叔。杨秀清叔叔愤怒地推倒黄玉昆的桌案,并且告诉杨秀清。

杨秀清很愤怒,派遣翼王石达开拘捕黄玉昆。

黄玉昆辞职。佐天侯陈承瑢和燕王秦日纲听说了,都去辞职。

杨秀清更加愤怒,命令北王韦昌辉杖责秦日纲100下,杖责陈承瑢200下,杖责黄玉昆300下,最后将李甲五马分尸。

陈承瑢对杨秀清怀恨在心,时刻想着如何报仇雪恨。

但是,杨秀清却认为陈承瑢不敢记恨自己,更不会想到陈承瑢会伺机报复。

杨秀清明白,如果抢占天王宝座,必须有人协助,陈承瑢就是最好的人选。

杨秀清把陈承瑢当成心腹将领,与陈承瑢商议如何杀死洪秀全。

陈承瑢觉得这是最好的报仇机会,于是,将杨秀清的野心与阴谋密报洪秀全;并且打开城门迎接韦昌辉、秦日纲进入城内,与他们共同消灭了杨秀清。

三、洪秀全利用矛盾、座山观虎

表面上看起来,洪秀全似乎忙于后宫美女;实际上,洪秀全经常关注太平军将领之间的关系。

当被逼称呼杨秀清“万岁”的时候,洪秀全心中非常不满。

但是,明显不能反抗,因为,洪秀全误以为杨秀清身边的将领对杨秀清忠心耿耿,他们会尽力保卫杨秀清;

另一方面,洪秀全也知道,仇恨杨秀清的将领都被派到外地打仗去了,京城内没有可用之将。

在这样的情况下,攻击杨秀清无异于以卵击石、自找灭亡。

陈承瑢密报,杨秀清准备杀死洪秀全;同时,陈承瑢自愿为天王去清除奸臣杨秀清。

洪秀全觉得陈承瑢是可靠的;同时也想到陈承瑢的力量不够强大,所以,经过与陈承瑢商议,洪秀全决定命人将密诏送给在外征战的韦昌辉和秦日纲等将领。

洪秀全之所以选择韦昌辉和秦日纲,就是因为韦昌辉和秦日纲与杨秀清具有深仇大恨,韦昌辉和秦日纲对杨秀清恨之入骨、不共戴天。

秦日纲

杨秀清主政太平天国时期,秦日纲受到的迫害很多,为了保住性命、为了东山再起,秦日纲隐忍不发。

与杨秀清一起领导金田首义,秦日纲却多次受到杨秀清打压。

在秦日纲的心中,不平之事越积越多,以致恨不得对杨秀清扒皮食肉。

在“燕王秦日纲牧马人事件”中,杨秀清的叔叔恶意惩罚牧马人李甲,其实就是看不起秦日纲,实质上就是惩罚秦日纲。

但是,杨秀清不但不主持公道,反而杖责秦日纲100下,将秦日纲革爵为奴。

因为秦日纲牧马人事件,连累了陈承瑢、黄玉昆,他们都受到杖责。

当时,秦日纲心理上承受不了,差一点自杀身亡。

在《天父圣旨》卷三书中记载:

农历1856年七月初九,杨秀清假托天父说“秦日纲帮妖,陈承镕帮妖,放火烧朕城了矣,未有救矣。”

从中可以看出,杨秀清一直怀疑秦日纲对自己不利。

杨秀清怀疑秦日纲、打压秦日纲、甚至体罚秦日纲。

农民起义军领袖秦日纲当然也是仇恨杨秀清,并且希望同态复仇、希望以牙还牙,希望寻找机会,将杨秀清置于死地而后快。

秦日纲与杨秀清具有深仇大恨,相反,秦日纲与洪秀全感情很深。

洪秀全认为秦日纲忠、勇、信、义,对自己忠心不二。

事实证明,洪秀全对秦日纲的认识,是完全正确的。

洪秀全命令秦日纲赶回天京、诛杀杨秀清,秦日纲立即行动。在灭门东王府的战斗中,秦日纲率领亲兵作战勇猛、杀人最多。

四、韦昌辉公报私仇、假公济私

在太平天国众多将领中,韦昌辉对于杨秀清仇恨最大,也是隐藏最深的。

在韦昌辉内心中,对杨秀清恨之入骨,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因为韦昌辉受到杨秀清的迫害也是非常深重的。

韦昌辉小时候,家境殷实,读过不少书,这一点遭到杨秀清的忌恨与排挤,只要有机会,杨秀清总会将韦昌辉往死里整。

杀死哥哥

杨秀清小妾的哥哥看中了一块土地,强行占领,而那块土地是韦昌辉哥哥韦昌光的。

韦昌光不让杨秀清妾兄,小妾向杨秀清求情,杨秀清大发雷霆。

杨秀清派人把韦昌光逮捕,本来打算自己将他杀死,转念一想,还是借此机会侮辱一下韦昌辉,更有意思。

杨秀清将五花大绑的韦昌光交给韦昌辉,要求韦昌辉对韦昌光定罪。

明白杨秀清的意图,韦昌辉为了不得罪杨秀清,竟然狠心将自己亲哥哥韦昌光五马分尸。

杀死哥哥后,韦昌辉还向太平军将士宣称:不杀不足以警醒众人。

杀死副将

张子朋殴打士兵,激起众怒,士兵们群情激愤。张子朋是韦昌辉的部下。

有人反映到杨秀清那里,杨秀清不问青红皂白,命人将韦昌辉杖责300下。

韦昌辉被打的不能站立。

韦昌辉副将实在看不下去,便仗义直言:

“怒遣而杖辱之,其后将何堪?”

但是,韦昌辉本人却说:东王“罪责无不公”。

后来,韦昌辉竟然把副将杀死,向杨秀清汇报。

隐忍不发

在韦昌辉的内心,把这些仇恨都记在杨秀清的身上,这些血海深仇迟早是要报的,只是当时杨秀清势力太大,韦昌辉觉得没到报仇的时候。

韦昌辉平时在杨秀清面前,表现得极其恭顺。

杨秀清的马车到了,只要在场,韦昌辉必定亲自走上前去,将杨秀清扶下车,迎接到大厅。

只要杨秀清在场,韦昌辉基本上不说话。

杨秀清话讲完了,韦昌辉一定跪下来称谢:

“非四兄教导,小弟肚肠嫩,几不知此。”

韦昌辉对杨秀清怀有深仇大恨,却长期隐忍不发,一方面是保存自己、等待机会,报仇雪恨;另一方面,韦昌辉自认为读过书、立过功,等待机会诛杀杨秀清,然后,自己乘势而上,取代杨秀清,担任太平天国的最高首领。

血洗南京

1856年9月1日夜,天王洪秀全的密诏送达北王韦昌辉手中。

韦昌辉丝毫没有犹豫,立即集结自己最精锐的将士3000人,从江西前线出发,向天京进发。

9月4日凌晨,在秦日纲、陈承瑢的配合下,韦昌辉突然袭击东王府。

东王杨秀清及其眷属4000多人,全部惨遭屠杀。

随后2个月,韦昌辉血洗南京城,2万多太平军将士栽倒在血泊中。

罗敦融在《太平天国战记》中记载:

“……秀全深自危,啮血书诏,召北王韦昌辉入卫。韦昌辉与秦日纲领精卒,五日驰至,夜深叩水西门,卫不纳,曰:‘无东王令箭,城不启。'韦昌辉怒曰:‘吾奉东书,汝辈敢阻?'卫士惧,乃纳之。至秀清府,守者拒焉。昌辉夺门,卫士殊死战,昌辉大呼奉诏讨贼,顺才释勿罪,渐散去。昌辉逼秀清卧内,系之以献,族其家。”

杨秀清骄横跋扈、树敌太多,纯属自寻死路;

杨秀清狂妄自大、有恃无恐,纯属自绝后路;

洪秀全利用矛盾、借刀杀人,正是技高一筹;

韦昌辉深藏不露、假公济私,正是阴险歹毒。

在复杂纷乱的太平天国内部,杨秀清只凭一己之念、贪图一时之快,被洪秀全打败,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结局没有悬念。

(图片选自网络)

责任编辑:何为三髓